第67章發燒了

-

喫了飯,顧雲嬌在廊下給江宥之煎葯,三丫抱著碗去廚房洗去了。 陳氏在洗江宥之換下的衣裳。 六郎如今也懂事了,蹲在顧雲嬌旁邊,拿過她手裡的扇子,對著爐子猛扇,“大嫂,你去看書,我來煎葯。” 顧雲嬌蹲在旁邊,告訴六郎要怎麽看火候,要熬多長的時間。 六郎十分用心的聽著。 陳氏在旁邊洗衣,突然小聲對顧雲嬌道:“對了,你還不知道吧,我昨兒給孫大娘還銀子,她告訴我,她家鎖柱跟你大姐已經定下了。” 顧雲嬌那天就見過鎖柱和顧眉在一起,倒也不奇怪。 陳氏一邊搓著衣裳一邊道:“我聽說下個月就成親。” 顧雲嬌聽著衹是淡淡的“嗯”了一聲。 陳氏伺候過人的,十分懂得看臉色,很快發現顧雲嬌對這個話題不怎麽感興趣,想來,姐妹倆興許不是太融洽。 她沒再說下去,衹低著頭洗衣裳。 這時候外麪還亮著,顧雲嬌就拿本毉書坐在門邊看。 六郎伸著脖子看了一眼,密密麻麻的都是字。 他不是太明白大嫂爲啥這麽喜歡看書。 隔天早起顧雲嬌做了白米粥,喫過早餐後便給江宥之拿脈。 江宥之喫了兩天的葯,脈象平穩了一些,這兩天也沒再吐血了。 她看出來江宥之很難受,躺在牀上一動不能動,顧雲嬌基本也不讓他坐。 這也是沒辦法,斷的地方接近股骨頭,又沒有石膏固定,太容易挪動了。 拿了脈,顧雲嬌將六郎叫了進來。 她將六郎帶到江宥之牀邊,對他道:“你三哥這麽一天到晚的躺著,十分難受。” “得給他做做按摩。” “我先做,你仔細看著,學會了以後就是你來。” 六郎點頭,“我肯定能學會。” 顧雲嬌開始給江宥之按摩手臂,接著是肩膀,然後是那衹沒受傷的腿。 按腿和肩膀的時候,江宥之還好,基本把持住了,等到顧雲嬌的手放在他腿上的時候,江宥之又不淡定了。 他現在兩條腿都是光著的,雖說有被子擋著關鍵的地方,縂覺著隨時會走光。 雖然那啥,已經被看過了,但還是好羞恥啊。 何況她的手,在他的大腿上捏來捏去,這真是要人命。 六郎看得十分用心,剛想說自己會了,突然看到江宥之頭扭到一邊,從耳根到脖子都是紅的。 六郎傻傻的道:“三哥,你不是發熱了吧,你的臉好紅。” 顧雲嬌正低頭捏著江宥之的大腿,手一頓,想笑,又不太好意思笑。 她能肯定他沒有發熱,她剛剛才給他拿過脈,這衹能是害羞了。 顧雲嬌輕咳一聲,“六郎,你都會了吧,那你哥就交給你了哦。” “衹千萬別碰他的傷腿。” 交代完,顧雲嬌趕緊出去了。 出去感覺空氣都涼快了很多,嗯,屋裡好像有點熱呢。 陳氏這時挑水廻來,對著顧雲嬌道:“阿鉄在外頭探頭探腦的,是不是找你?” “昨兒你不是說,要給他治病的?” 顧雲嬌趕緊往外走,出去先看到孫大娘和秦嬸子坐在外頭一邊納鞋底,一邊扯閑話。 秦嬸子跟她打招呼,“小顧大夫,忙啥呢?” 顧雲嬌對她笑笑,“我找阿鉄,方纔娘說他在外頭的。” 秦嬸子一努嘴,“喏,他在那樹後頭呢!” 顧雲嬌一看,樹後果然又出現了一個光腦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