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抓鬮

-

雲隱大陸,玄天派,器道閣。

“那個誰,活乾完了,靈石結一下。”

景月桃被掏空了似的,麵無表情盯著櫃檯後的人。

“給。”

年輕男弟子同樣癱著臉,毫無生氣地拿出一小袋靈石,放在了櫃檯上。

景月桃伸手拿過袋子,轉身離去。

“等等。”

那弟子忽然叫住了她。

景月桃回頭。

對方推過來一個金屬罐子,平靜道:“抓鬮。”

今日有些奇怪。

不該有這件事。

事出異常,但景月桃心中毫無波瀾,完成任務似的隨手抓了一個,轉身離開。

她抬眼望了眼滿天星鬥,暗歎:又是從早煉器到晚的一天。

返回住處途中,路遇其他弟子,景月桃連忙擺出假笑,禮貌打招呼,繼續前行。

百年如一日,習慣到麻木。

回到隻有三間房的磚瓦小破院,她總算是……

打起了十二分精神!

“哎呀,桃子回來啦!”

人未見而聲先至。

一道甜得發膩的女聲過後,三間小破房裡呼啦啦湧出十多個人,圍著景月桃噓寒問暖。

“桃子回來了,今日是不是很忙啊!”

“有好好休息嗎?”

“看你這麼精神,今日一定過得不錯!”

景月桃雙眼眨動,展現著靈動光輝,整個人彷彿瞬間活了過來。

“多謝師姐師妹們的關心!今日……”

她話尚未說完,手上的靈石袋子突然不知被誰搶走了,那些圍在她身邊的人瞬間散去。

景月桃盯著她們的背影,伸出手,“哎師姐!有冇有可能……給我留一點啊!”

那搶走袋子的師姐猛然回頭,麵似寒霜,如同暴龍一般狠狠瞪著她。

景月桃瞬間萎了,改口道:“孝敬諸位師姐師妹的,慢走慢走!”

聽到這話,那人給了她一個“算你識相”的眼神,扭腰進了屋。

“唉……”

景月桃歎了口氣,蔫蔫回到右手邊小破房最裡麵的角落。

那是屬於她的位置。

她躺在床上,靜靜看著房頂大梁,腦中浮現出了日複一日的問題:

被霸淩了該怎麼和平委婉的解決?

景月桃是個平平無奇的煉器師,每日的任務便是協助師兄師姐們煉器,會得到一點點報酬用來修煉。

這比劍修們打打殺殺賺取靈石輕鬆多了!

然而……

時至今日,她送走了一茬又一茬的師姐師妹們,唯獨她的境界一直卡在築基中期。

晉升……無望……

“唉……”

景月桃生無可戀般歎了口氣。

隔壁床鋪上,三個女子嘰嘰喳喳談笑,聽到聲音停了下來,紛紛對她翻了個白眼,“剛回來就歎氣,真晦氣!”

“就是!”另一人附和了一句,繼續談笑,“哎,我們剛纔說到哪兒了?對了,抓鬮!”

“聽說這個抓鬮,是門派三師兄舉辦的活動,誰要是抓到紅心,就可與大師兄結為道侶!”

“真的假的?三師兄這不是把大師兄給賣了嗎?大師兄能同意?”

“聽說上個月門派大比,大師兄和三師兄打賭,五招內解決二師兄,結果用了六招!大師兄願賭服輸!”

“可是三師兄這主意也太損了吧?大師兄能答應?萬一是個醜八怪呢?”

“醜八怪至少是個女的,這要是個男的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三女對視一眼,不約而同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。-